最新文章专题视频专题关键字专题TAG最新wkwk2 wk1wk3wk4wk5wk6wk7wk8bk22bk21bk23bk24bk25bk26bk27bk28bk29wk9视频文章

相关视频:字词小课堂:阳狂 【 播放不了点此报错 】

阳狂

昔玉人献宝,2113楚王诛之;李斯竭忠,胡亥极刑。5261是以箕子阳狂,4102接舆避世,恐遭此患也。愿大1653王察玉人、李斯之意,而后楚王、胡亥之听,毋使臣为箕子、接舆所笑。臣闻比干剖心,子胥鸱夷,臣始不信,乃今知之。愿大王孰察,少加怜焉。从前卞和献宝,楚王杀了他;李斯竭尽忠心,胡亥极刑。因此箕子假装发疯,接舆隐居,担心遭到这种灾祸啊。希望大王看清卞和、李斯的意思,而后来楚王、胡亥的处理,不要让我被箕子、接舆笑话。我听说比干被剖心,伍子胥鸱夷,我才不信,现在才知道的。希望大王仔细考虑,稍加怜惜吧,从前卞2113和献宝,楚王砍掉他的脚;李斯尽5261忠,秦二世处他以极刑。因此箕子装4102疯,接舆隐居,是1653怕遭受这类祸害啊。希望大王看清卞和、李斯的本心,置楚王、秦二世的偏听于脑后,不要使臣子被箕子、接舆笑话。臣子听得比干被开膛破心,伍子胥死后被裹在马皮囊里扔进钱塘江,臣子原先不相信,今天才清楚了。希望大王深思明察,稍加怜惜。本回答被网友采纳,从前卞和献宝,楚王砍2113掉他的脚;李斯尽忠5261,秦二世处他以极刑。因4102此箕子装疯.接舆隐居,是怕遭受1653这类祸害啊。希望大王看清卞和、李斯的本心,置楚王、秦二世的偏听于脑后,不要使臣子被箕子、接舆笑话。臣子听得比干被开膛破心,伍予胥死后被裹在马皮囊里扔进钱塘江。臣子原先不相信,今天才清楚了。希望大王深思明察,稍加怜惜www.aiyanqing.com防采集请勿采集本网。

“箕子阳狂,接舆避世”里面哪个是通假字?

往往阳狂垢污,中的阳是通假字,通“佯”,假装。

答:阳通佯,假装,佯装。 出处:汉·邹阳 《狱中上梁王书》 昔玉人献宝,楚王诛之;李斯竭忠,胡亥极刑。是以箕子阳狂,接舆避世,恐遭此患也。愿大王察玉人、李斯之意,而后楚王、胡亥之听,毋使臣为箕子、接舆所笑。 臣闻比干剖心,子胥鸱夷,臣始...

正常的才不会用这种方式避世 这种的,大概是没本事,又怕被人说没本事,就装疯卖傻,然后说自己是假装的 看看庞德公、司马微他们怎么避世的?就是拒绝做官,自己活的滋润就行。

文言文翻译 急! 昔玉人献宝,楚王诛之;李斯竭忠...

及鸿亡封,与骏遇于东海,阳狂不识骏。翻译成英语是:And hung death seal, and Jung met in East Haiyang crazy.

答:昔玉人献宝,楚王诛之;李斯竭忠,胡亥极刑。是以箕子阳狂,接舆避世,恐遭此患也。愿大王察玉人、李斯之意,而后楚王、胡亥之听,毋使臣为箕子、接舆所笑。臣闻比干剖心,子胥鸱夷,臣始不信,乃今知之。愿大王孰察,少加怜焉。 从前卞和献宝,...

于是会见那些将领,暗地里命令武士假装发狂拔出刀跳到众人面前。

古制宽,大臣有隐退,今去不得,阳狂恐知,身死为...

古代的制度比较宽松,大臣们可以辞官隐退,现在却没办法隐退,我阳非常害怕的知道,我会被这残忍的世道杀掉的,怎么办啊?

答:古代的制度比较宽松,大臣们可以辞官隐退,现在却没办法隐退,我阳非常害怕的知道,我会被这残忍的世道杀掉的,怎么办啊?

求《丁鸿传》中(鸿初与九江人)到(阳狂不识骏)以及(...

答:该是《后汉书 桓荣丁鸿列传》。第一句意思是当初丁鸿和九江人鲍俊一同事奉桓荣,两个人关系十分要好。到丁鸿逃避封号时,在东海遇到鲍俊,但却假装不认识他。第二句是说 君子讲话,不是要随便显示他的道理,而是用来启发将要醒悟的人,树立良好...

往往阳狂垢污,中的阳是什么意思

答:往往阳狂垢污,中的阳是通假字,通“佯”,假装。

为什么隐士要以阳狂垢污来避世?

答:正常的才不会用这种方式避世 这种的,大概是没本事,又怕被人说没本事,就装疯卖傻,然后说自己是假装的 看看庞德公、司马微他们怎么避世的?就是拒绝做官,自己活的滋润就行。

及鸿亡封,与骏遇于东海,阳狂不识骏。求翻译

答:及鸿亡封,与骏遇于东海,阳狂不识骏。翻译成英语是:And hung death seal, and Jung met in East Haiyang crazy.

乃会诸将,密使人阳狂拔刀跳跃而来 译文

答:于是会见那些将领,暗地里命令武士假装发狂拔出刀跳到众人面前。

古制宽,大臣有隐退,今去不得,阳狂恐知身死为世...

答:古代的制度比较宽松,大臣们可以辞官隐退,现在却没办法隐退,我阳非常害怕的知道,我会被这残忍的世道杀掉的,怎么办啊?

刺史不听,义遂阳狂披发走,不应命翻译中文

答:出自《后汉书》卷八十一《独行传·雷义传》,意思是,刺史不依,雷义假装疯了,披头散发逃走。

阳通佯,假装,佯装。出处:汉·邹阳 《狱中上梁王书》昔玉人献宝,楚王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78988e69d8331333431356565诛之;李斯竭忠,胡亥极刑。是以箕子阳狂,接舆避世,恐遭此患也。愿大王察玉人、李斯之意,而后楚王、胡亥之听,毋使臣为箕子、接舆所笑。臣闻比干剖心,子胥鸱夷,臣始不信,乃今知之。愿大王孰察,少加怜焉。语曰:“有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。”何则?知与不知也。故樊於期逃秦之燕,借荆轲首以奉丹事;王奢去齐之魏,临城自刭以却齐而存魏。白话释义:从前卞和献宝,楚王砍掉他的脚;李斯尽忠,秦二世处他以极刑。因此箕子装疯,接舆隐居,是怕遭受这类祸害啊。希望大王看清卞和、李斯的本心,置楚王、秦二世的偏听于脑后,不要使臣子被箕子、接舆笑话。臣子听得比干被开膛破心,伍子胥死后被裹在马皮囊里扔进钱塘江,臣子原先不相信,今天才清楚了。希望大王深思明察,稍加怜惜。俗话说:“有相处到老还是陌生的,也有停车交谈一见如故的。”为什么?关键在于理解和不理解啊。所以樊於期从秦国逃到燕国,用自己的头交给荆轲来帮助太子丹的事业;王奢离开齐国投奔魏国,亲上城楼自杀来退齐军以保存魏。扩展资料写作背景:汉景帝时,吴王蓄谋反叛朝廷,他上书以谏,劝诫吴王勿以“一缕之任系千钧之重”,不见用,乃改投梁孝王门下。梁孝王刘武是景帝的同母弟,有嗣位之意,母亲窦太后也希望景帝能将帝位传给孝王,但是西汉的帝位实行的是嫡长子继承制,所以遭到大臣们的极力反对。当时邹阳虽在孝王门下,亦力争以为不可。于是孝王旧臣羊胜、公孙诡乘隙进谗。孝王怒,将其系于狱中,欲杀之。这封上书便是他在狱中所写。文章赏析:从结构看,全文可分五个部分。第一部分作者言明自己以忠信蒙冤,请求孝王察释。在以“臣闻‘忠无不报,信不见疑’,臣常以为然,徒虚语耳”开端后,便引用正反事例予以说明。荆轲为燕太子刺秦王,卫先生为秦策画灭赵之精诚已达“变天地”的程度,却仍得不到二主理解之事,是从反面证明“虚语”之故;箕子佯狂、接舆隐居的逃世之行,是从正面证明“虚语”之故。作者之意,并非要否定忠信,而是“愿大王孰(熟)察”己之“尽忠竭诚”之心。“无使臣为箕子、接舆所笑”一句,便点明了本意。于此,作者再以比干因上谏纣王而被开膛剖心、伍子胥因劝阻夫差而被抛尸江中两个古代因忠信而蒙冤之事例,加一层复勒,以求进一步引起大王的深思明察。第二部分提出士贵相知,不当以新进而有疑的观点。作者先从“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”的谚语,引出“知与不知”的话题。由于相知,所以樊於期从秦国逃到燕国,用自已的头颅帮助太子丹报秦王之仇;由于相知,所以王奢由齐国投奔魏国,亲上城楼自刎以退齐军而保魏。就交往时间而言,樊於期于秦、王奢于齐,都要相对比燕与魏长得多,他们之能够离开秦、齐二国而为燕、魏两君效死,完全是因为行为与志向相合。同样,苏秦失信于诸国而独为燕国所信赖,白圭为中山国作战连失六城而却为魏国攻取了中山,亦在于相知。作者指出,苏秦在燕、白圭在魏,并非没有遭到谗毁之言,但燕、魏二主却不因谗言而有所改变,反予以赐赏,真正做到了肝胆相照。这段论述,引出了刺谗本意。第三部分承上文作转,就人主不当信谗发议。作者指出,嫉妒往往于才士尤甚,如中山相司马喜以前在宋国时被割去膝盖骨,秦应侯范雎以前在魏国时被打得肋断齿脱,其原因即在于他们“捐朋党之私,挟孤独之交”。殷之申徒狄自沉雍河、周之徐衍负石跳海,也就是为国家利益而不肯与世俗苟合。至此,作者将笔锋转向人主身上:才士之行如此,那么人主当如何待之呢?他通过秦穆公任乞食者百里奚为宰相、齐桓公举饲牛者宁戚为大夫两个事例,说明了人主于不党之士,当“感于心,合于行”,信之不惑,以至“昆弟不能离”。接着,作者又作进一步的阐发,以鲁国国君听信季孙的坏话赶走了孔子、宋国国君采用子罕的诡计囚禁了墨子,结果二国因此而危急,以及秦国任用了戎人由余遂称霸中国、齐国任用了越人子臧而强盛一时的正反事例,说明偏听独任则失、公听并观则明的道理。第四部分指出人主有欲善之心,出于至诚,士未有不为之用者。作者认为,人主欲成就大事,不仅要不信谗言、远离阴谋者,还得“欲善无厌”。晋文公之能“强霸诸侯”,齐桓公之能“一匡天下”,在于人主“慈仁殷勤,诚加于心”,以至仇敌亦为所用;商鞅使秦强盛于天下而终被车裂,文种使越称霸于中原而卒至诛身,在于人主未能“去骄傲之心,怀可报之意”,故孙叔敖三去宰相之位而毫无悔色。陈仲子宁辞三公之聘去为人灌园。作者因此下结论说:人主用士,须披露心腹,坦现真情,肝胆相照,同甘共苦,无所吝惜。只有如此推诚,士必会如荆轲、要离一样义无反顾、为己所用。最后一部分直接针对本事,阐明人君待士为左右人牵制之弊。作者指出,近者易亲,近者易疏乃是常理,正如无故将明月珠、夜光璧投人,人们必会按剑斜视,而弯木头、老树桩经过粉饰,倒能成为国宝。士之进退,亦常有此种情况,致使天下布衣穷居之士,虽怀大オ,因无“左右先为之容”,无法尽忠于当世之君。由此作者亮出了自己的主张:“圣王制世御俗,独化于陶钧之上,而不牵于卑乱之语,不夺于众多之口。”在以秦始皇听信宠臣之言而差点亡身、周文王任用偶遇之士而成就王业作例证后,便转入对孝王接士为左右人所牵制的正面指责:“今人主沈于谄谀之辞,牵于帷裳之制,使不羁之士与牛骥同皁。”结尾处再转到士人身上,指明士之立身,品地高绝,若由左右而进,必不肯,从而表明了自己的坚贞节操,并以“忠信”二字照应篇首。据史载,梁孝王读了此信后,立即释放了邹阳,并把他敬为上客。历来人们一直予此文极高的评价,其艺术特色主要呈现在三个方面。首先是文章气盛语壮,邹阳这封上书乃是希望求得自脱,但他并没有通常人在这种处境中的哀求乞怜之状,而是理直气壮、激昂慷慨地陈述人主沉谄谀则危、任忠信则兴的道理。他不仅借古喻今,暗责梁孝王之“偏听”、“惑于众口”、“牵于卑乱之语”,也正面直刺,指出梁孝王已沉陷在逢迎奉承的包围圈里,受到近侍妃妾的牵制,致使那些不受羁缚的才识高超之士与牛马同槽。作者遣词用意虽颇有些“不逊”(司马迁《邹阳列传赞》),然所言全是至理,故反为孝王器重。所以《史记》称邹阳“抗直不挠”,《汉书》称邹阳“慷慨不苟合”,此文气骨挺然、不迎合媚上之特征,无疑是其人品的直接反映。其次是比物连类,梁孝王听信了谗言而将邹阳系于狱中,要打动他,仅靠说大道理定必难以见效。因此作者旁征博引,纵横驰骋,反复申说,从而使文章极有力度,颇有战国游说之风。如第三段在阐述人主须“不惑于众口”时,便援引了大量史实,正说反说,横说竖说,将事理说得透彻畅尽。第一层从女子无论美丑如何,一入后宫都会遭到妒忌;士人无论才能怎样,一进朝廷都将遭到排挤的现象,指出嫉妒乃是人之常情。第二层先引战国时代司马喜、范睢两个事例,说明才士因不肯党同,故遭嫉妒尤甚;再引殷周时代申徒狄、徐衍两个事例,说明才土之立身,与其苟合,毋宁跳江蹈海。第三层顺转,以百里奚、宁戚之所遇,指出人主于不党之士当信之不惑。第四层再从人主角度阐述“偏听生奸,独任成乱”与“公听并观,垂名当世” ,先是反说,以鲁逐孔子、宋囚墨翟为例,说明惑于谗则国危;后是正说,以秦用由余、齐任子臧为例,说明不惑则国强。至此,作者还感意犹未尽,再添朱、象、管、蔡四例,说明有更惨于孔、墨者。行文真是千翻百转,如九级浮图,层层复叠,愈出愈高;如万里黄河,滚滚不竭,终归大海。在此等文字面前,梁孝王之有感于邹阳提出的“用齐、秦之明,后宋、鲁之听”,也就是非常自然的事了。最后是以赋为文,一般说来,用古过多不免伤气,议论过多不免伤格,而此文则不觉有此弊,其原因在于作者以赋手为文章。文章句式大致整齐,且多偶俪,故读来朗朗上口,不觉其累,且又在行文衔接处,多用“是以”“何则”“故”“至夫”“臣闻”等词转折,因而似连而断,似断而连,形成了一笔呵成之势,阳:通佯。一、原文:西汉 司马迁《史记·鲁仲连邹阳列传e68a84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31333431353335  狱中上梁王书》是以箕子阳狂,接舆避世,恐遭此患也。愿大王察玉人、李斯之意,而后楚王、胡亥之听,毋使臣为箕子、接舆所笑。臣闻比干剖心,子胥鸱夷,臣始不信,乃今知之。愿大王孰察,少加怜焉!二、译文: 因此箕子装疯,接舆隐居,是怕遭受这类祸害啊。希望大王看清卞和、李斯的本心,置楚王、秦二世的偏听于脑后,不要使臣子被箕子、接舆笑话。臣子听得比干被开膛破心,伍子胥死后被裹在马皮囊里扔进钱塘江,臣子原先不相信,今天才清楚了。希望大王深思明察,稍加怜惜。扩展资料一、本段注释1、箕子:商纣王的叔父。2、阳狂:即佯狂。3、接舆:春秋时代楚国隐士,人称楚狂。4、比干:商纣王的叔父,因纣王荒淫,极力劝谏,被纣王剖心而死。5、子胥:伍员,字子胥,春秋楚人。被楚平王*逃到吴国,吴王阖闾用伍子胥、孙武之计,大破楚军,占领楚都,称霸一时。阖闾死,夫差立,打败越国后不灭越,又以重兵北伐齐国。子胥力陈吴之患在越,夫差不听,反信伯嚭谗言,迫使子胥自杀。6、鸱夷:马皮制的袋。伍子胥临死说:“我死后把我眼睛挖出来挂在吴国东城门上,观看越寇进灭吴国。”夫差大怒,用鸱夷盛子胥尸投入钱塘江中。二、创作背景西汉时期,邹阳受人诬陷被梁孝王关入死囚牢,他在狱中给梁孝王写信表明忠心。他列举了荆轲、卞和、李斯等事例,说“有白头如新,倾盖如故”,双方不了解,即使交往一辈子,到老了还是像刚认识一样,梁孝王深受感动并释放了他。本回答被网友采纳,好像原句是这样的“bai接舆避世du,箕子被发阳狂”此句中有zhi两个通假字:被通披,dao阳通佯。接舆、箕专子属都是人名,这句话的意思是:接舆隐遁世俗,箕子披头散发假装发狂。全句是:接舆避世,箕子被发阳狂,此二人者,皆避浊世以全其身者也。译:接舆隐遁世俗,箕子披头散发假装发狂,这两个人,都是躲开污浊的世道以保全其身名的清白不受世俗的玷污,阳通佯,假装复,佯装。制“箕子阳狂,接舆2113避世”最早应该是5261出自《4102法言义疏》,箕1653子,接舆,泛指“昔之隐者” 云云者。《法言义疏》里面有记载,圣人隐谓箕子,贤者隐谓接舆。在更早的记载里有《论语》的“箕子佯狂为奴”,“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”。说的是当时箕子当时全身涂满漆佯装为奴役生活避世,而接舆是假装狂妄对着孔子行歌,孔子曰,欲以感孔子也。这句话直译为,箕子与接舆二人均以佯狂之态而避于浊世。后世有见:“接舆避世,箕子被发阳狂,此二人者,皆避浊世以全其身者也。使遇明王圣主,得赐清燕之闲,宽和之色,发愤毕诚,图尽安危,揆度得失,上以安主体,下以便万民,则五帝三王之道可几而见也。”现今多半用来指怀才避世的贤人之态。我所知的就这些。如果你觉得不够清晰详尽可翻阅《法言义疏 十七卷渊骞卷》详加阅读。印象中《上书》李斯对秦王的建议中也有类似记载。希望对你有帮助。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,阳通佯,假装内容来自www.aiyanqing.com请勿采集。

热门推荐